主页 > 民间高手 > 正文

四川符天升热灸全国刮“旋风”

2012-11-28 17:51 | 来源:

                  四川符天升热灸全国刮“旋风”(图1)                
   泸州晚报 记者 初旭   文图 

      四川泸州市合江县城区,一位叫符天升的老人,带领爱人、儿子、儿媳一道,用一套祖传的“热灸疗法”为病员治病,他们用一条裹着药粉的牛皮纸和草纸的捻子,蘸上一点桐油,在蜡烛上烧着,然后用纸将草条的火捂灭,在患者身上热灸,或用手指在火苗上热烤后再为病员点穴热灸。整个治疗过程简单有效,为许多疑难杂症患者减轻了痛苦。本报专门推出专访《“天生”我才济苍生》,继后《人民日报》、《今晚报》等全国数十家媒体争相发文予以关注,也吸引着天南海北的患者前来就诊,从而引发了一场“符天升热灸旋风”,目前,符天升正在作“申遗”准备。
                                 民间热灸代代相传
 
       符天升今年58岁,是合江县的一个民间医生。符家是有近200年历史的医学世家,曾经产生过四代相传的名老中医,擅长传统医学里最古老独特的火疗法,曾医治好过许多疑难杂症,符家从清朝至解放初期曾在县城十字口开有远近闻名的“仁和堂”大药铺。符天升从小传承祖业,在长辈的悉心传授和许多名师的精心指点下,加之他自己在几十年的实践中,怀着对祖国传统医学认真继承和发展的观念,不断探索,成为中草药热灸疗法的集大成者。
       热灸疗法使用的特殊灸条,里面原来有72种中草药,包括一些名贵中药材,这是符家几代人在传统医学实践中悉心研究出来的配方。符天升根据现代疾病的发展情况,又对配方进行了改进,增加了8种中草药,同时改进了治病手法,使其疗效更加显著。看似很简单的热灸疗法,对于治疗偏瘫、面瘫、风湿、鼻炎、妇科病,甚至部分肿瘤等几十种常见病症和一些疑难病症,有着显著的独特疗效。除了合江本地,近到毗邻的泸州几个县区、重庆江津、永川、贵州赤水、习水,远到省内的隆昌、绵阳、自贡、内江,成都,省外的西藏、浙江、山东、广州、海南、天津、内蒙古、北京,都有患者慕名前来就医。热灸疗法收费十分低廉,每次从3元到12元不等。这对于当今饱受“看病难”、“看病贵”之苦的老百姓来说,无疑是一个福音。另外,他还对90岁以上的老人、残疾人、五保户、城里特困户,一律免费治疗;
      据符天升介绍,热灸按摩疗法的原理是,根据祖国中医理论,疾病是由于病人经络不通,气血不和,阴阳失调等引起的。热灸按摩疗法所使用的灸条,主要能够起到驱风除湿,清热拔毒,舒筋活血,调节阴阳平衡等作用。根据祖国中医“辨证施治”的理论,根据不同的病人,不同的病症,对不同的穴位痛处取穴,借助热力和药力,进行穴位按摩,直透皮肤,骨内,产生点穴开窍,舒筋活血,祛风散寒等效果。
     符天升从事热灸30多年,自己已经有了一定的积蓄,他的大儿子在广东、海南、江西从事建筑装修业10多年,也是有一定资产的建筑装修老板,几个孩子多年来一直反对他这样辛苦,希望他享享清福。但是,他实在是舍不得丢弃自己几十年来苦心积累的医术,希望有生之年用自己的一技之长为老百姓多做点好事。
      大儿子的事业越做越大,前几年,符天升的女儿、小儿子也去帮大哥管理工地。他们三兄妹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再奋斗一些年,等有一定的资金积累以后,回家乡办个康复医院,让祖辈相传的中医热灸按摩疗法后继有人,发扬光大。今年5月,符天升的小儿子符家财放弃了外地务工找钱的大好机会,和妻子罗琼一道回到合江,和父亲一道干起了热灸的营生。符家财告诉记者,他十多岁时,就跟着父亲帮助病人火灸,因为找不到钱,就出外帮助大哥管理工地,月工资在3000元左右,日子也比较好玩。不想今年上半年,父亲多次电话催促,说需要火灸的病人比较多,《人民日报》等媒体也报道了他们符家的祖传,要他回来帮忙,他很不愿意,父亲的口气很强硬: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在你们这一代决不能把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给毁了。听了父亲的话,只好和妻子一道回合江,每天和南来北往的病人打交道,开始不习惯,通过这段时间的磨合,总算能静下来了。他们一家两代人唯一的希望,就是有一个合法的执业资格,能为更多人解除痛苦。
                               热灸全国媒体刮“旋风”
 
       合江民间医生符天升利用祖传的中草药热灸按摩疗法,多年来为成千上万老百姓解除病痛的故事,在周边地区广为流传,并有读者向本报推荐。本报派出记者深入合江采访,于2006年9月16日推出专访《“天升”我才济苍生》。报纸发出的第二天,不断有读者打进电话,要求前往按摩,也有人对符天生的执业资格提出质疑,一时间泸州掀起了 “符天升现象”,褒贬不一,争议不断。
        继后,日发行量70多万份的天津《今晚报》记者侯静等与本报联系,推出特别稿件《民间中医的尴尬》,该文被 山东《阅读文摘》转载,在两地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有读者甚至千里迢迢赶过来寻医。今年1月,《人民日报》以《民间“郎中”可望摆脱行医尴尬》  为题,把他作为全国民间医生中传统医学师承和确有专长人员代表 ,报道了他的热灸疗法,并且称之为“优秀的民间医生”。
         由于字纸媒体的互动,一些电视媒体也开始跟风。成都电视台黄金档的《真实人生》栏目的两名记者专门赶到合江,在那里整整拍摄了两天,制作播出了题为《符天升的尴尬》的纪实节目,纪述的是合江县的民间医生符天升利用祖传的中草药热灸按摩疗法,35年来为成千上万老百姓解除病痛,但是由于他年龄偏大,文化偏低,师承祖传,未能取得合法执业医师资格,屡屡被卫生行政门依法取缔的尴尬处境。浙江科技教育频道《纪实》栏目也转播了该档节目。由于字纸和电视两种媒体的作用,一时间“符天生现象”在全国掀起了一股不小的热灸旋风。
       在成都地区,节目刚刚播完,成都电视台的新闻热线电话就响个不停,许多观众对符天升的尴尬处境表示关注,而更多的观众则是从节目中看到符天升的医术,前来寻医问药。与此同时,远在几百公里以外的符天升的手机也铃声大作,当天晚上,他就接到成都地区的观众电话300多个,打到手机发热,电池耗尽……
      成都地区的许多观众收看《真实人生》节目以后,不仅被符天升的医术所折服,更为他几十年来良好的医德医风所深深感动!他们纷纷致电视台,称在当今的医疗环境下,像符天升这样有良心有善心的医生真是全国少见。常言道:做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符天升几十年来,坚持恪守祖训,不为名不为利为老百姓服务,实在难得。他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一切从实际出发,以改革的精神,以人为本,保护这样的有专长的民间名医。在观众的强烈要求下,电视台在短短的时间内,两次重播这个节目。4月18日晚上,四川电视台也对此做了报道。
       由于节目播出后异常火暴,引起了成都电视台其他栏目的关注。谈话栏目《东说西说》特意邀请符天升赴成都做一期谈话节目。4月22日下午,符天升专程来到成都,成都电视台《真实人生》、《东说西说》、《特别视点》三个栏目的编导、记者等在五桂桥车站迎接他。符天升下车伊始,几台摄像机的镜头就对准了他。
       由于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在接听观众电话时,无意间泄露了符天升到成都的消息。符天升抵达成都后,不断接到观众要求治病的电话。晚饭后回到下榻的宾馆,已经有许多病人来到符天升的房间,无奈之下,他只好拿出特意带到成都准备做节目时展示给观众看的灸条给患者们热灸。能够在成都得到符天升治疗的患者是幸运的,这之中,有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以及他们的家人,也有从成都郊县赶来的患者。因为第二天要录制节目,本来电视台是打算叫符天升好好休息的,可是来的病人太多,符天升根本无暇休息,一直忙到凌晨才送走最后一位病人,电视台几个栏目的编导也无可奈何。
       4月23日上午,符天升走进成都电视台《东说西说》演播间。电视台请到的嘉宾是四川省名中医、四川省康复学会中医专委会副主任、四川省针灸学会常务理事、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教授李观荣和四川省总工会干部管理学院教授袁丁。李观荣教授研究中医灸法40余年,造诣很深。他观看了符天升的热灸以后,非常激动,对他的医术评价很高。李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符天升掌握的的确是祖国医学中最古老的热灸疗法,继承和发扬得都非常不错,所以疗效这样显著,并且,用他这种手法治病的,全国没有第二个人!符天升在节目录制现场,不断有患者闻讯来到电视台,等待他治病。有病人甚至强烈要求他搬到到成都来,为更多的市民热灸按摩,以解除痛苦。
                                民间中医何时摆脱尴尬
 
     尽管符天升以自己传统热灸按摩技术,30多年来,为无数的老百姓解除了病痛,并且让他们花小钱治好了大病,可是在有些人的眼里,他们不相信一个小小的民间中医,能够创造如此多的医学奇迹。
    一方面广大农民缺医少药,另一方面,大批民间中医却又因得不到行医资格而困守家中。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中医药发展研究会秘书长袁晖尧说,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民间、个体中医人数不止百万。他们利用祖传或师承的一技之长,为当地百姓解决看病难问题,许多人享有较高声誉,病人来源不仅限于当地。但按现行的西医化管理政策,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没有取得也无法考取职业证书和执业资格,有些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已获得合法行医资格的老中医,最近也被取缔。“行医几十年,一朝失资格”令众多民间中医和有关专家十分不解。
        符天升的情况也和其他地区的民间“郎中”一样,情形十分尴尬。由于他年龄偏大,文化程度偏低,一直未能考取执业医师证,也无法办理执业医疗机构许可证,因此他的治病行为长期处于“合情合理不合法”的状况。一次偶然的机会,符天升的事被当地电视台知道了,拍一个短片,短片播出后反响很大,第二天电视台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了。但是,这次“出名”却给符天升带来了意外的“灾难”。当地一些个体医生看到符天升的生意越来越好,眼红嫉妒,向当地卫生局反映他无证行医,而电视台也因宣传了他受到批评,相关领导也没能摆脱写检查的命运。

      当年9月合江县卫生局以符天升“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对符天升发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并罚款500元,并且以同样的理由,发出了取缔《公告》,以符天升未取得《医生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擅自从事为患者瘢痕灸(“烧灯花”或热灸)的执业活动,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生法》的相关规定,予以取缔。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符天升告诉说:像他这样的传统中医传人,一般都是由于年龄偏大,文化程度偏低,未能考取执业医师证,也无法办理执业医疗机构许可证。他今年已经58岁了,现在不可能够象年轻人一样去考取那个还要考中西医知识结合的执业证。据记者了解,现行执业中医师考试制度均要求考西医知识(约占考试内容的2/5),民间医生大都因西医知识不足过不了考试关。这就形成了这样一个事实,目前没有正规学历而靠师徒传承的中医已不可能获得行医资格。
        符天升神奇的“热灸”疗法也引起了合江县老年科技协会科教组的关注,有10名老科学工作者曾经对符天升进行了长达一年的全面跟踪调查研究,收集了上万字的医患双方的资料,上报给了国家卫生部。但令人失望的是,大半年过去了依然没有回音。令符天升感到郁闷的是,自己的热灸不打针,不服药,和那些盲人按摩店(甚至盲人按摩店也在刮痧、火罐等)没有什么不同,为啥他们就可以大张旗鼓地营业,自己处处遭到限制呢?
       符天升的尴尬被媒体披露后,很多网友纷纷发表看法。网友禅退 认为:这是民间中医面临的一大问题,有执照的医生大多去城市行医,城里大夫太多,医学院毕业的学生找不到工作的太多,没有机会去实践所学,因为刚毕业没有从业经验,也没有医院会要他,不能从事与医相关的事业。而在中国农村,缺医少药的地方太多。大部份村民生病还是依靠民间医生。执业医师的门槛那么高,一大部分有志于医道的人都被栏在外边。网友洛神8则认为:给这些有专长的医师找到了出路,也是政府给老百姓尤其是下层民众造福。
      在符天生新办的“符天生热灸馆”采访,看到馆里到处是病人送来的锦旗,也有病员写信或留言。四川林科院一位叫谭方河的病员写道:这种医治病员的方式,收钱不多,医生辛苦,患者来多了,根本就无法满足,如果有政府支持,办一家热灸馆,效果会更好。来自青海玉树民族中学的一位老师得了老寒腰和膝关节炎,到合江符天升处灸到病除,他留言希望有关部门对传统中医技艺给予支持,使热灸技艺得以传承,以服务更多的病人。看到报道后从北京赶过来的旺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告诉说,他的病在北京的大医院看过了,没有效果,从网上看到符天升的介绍,就赶过来了,她之所以在合江宾馆住下来医治,一是对传统热灸技艺的信任,其二,这种热灸即使不能彻底治愈自己的病,从治疗手段来看,不打针,不服药,对身体只有好处,没有负作用。
        就符天升的热灸治病,记者专门到合江县卫生局医政股采访,负责人周建伟接受了采访,他告诉说:符天生确实没有《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根据现有法规,属于取缔对象。2006年上半年,县卫生局接到群众举报,局卫生监督所联合公安、工商对他立案调查,发现符无证执业,几家联合对此予以取缔。就符天升这种情况能否继续执业,周建伟告诉记者:虽然他的情况特殊,人们都觉得他应该有一个合法的资格,但是县卫生局并没有权限给他特事特办,目前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只能等待上级的意见,只要有政策,就可以为他办证。
         符天升的热灸技艺,良好的医德医风受到人们的关注,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他无法通过执业医师考试获得执业资格,处于无证行医的状况也是事实。对于符天升的尴尬处境,李观荣教授以为,这是历史的原因造成的,是国家现行医疗体制的问题,不是符天升个人的责任,也不是地方卫生行政部门的责任。有关部门应重新审视现行中医药方针导向及管理政策,制定支持、保护、扶植、鼓励身怀绝技和有一技之长的民间、个体中医的宽松政策。让传统中医更好地服务于地方经济建设,更好地服务于人民群众。
       “中医不科学”、“取消中医”等观点引发的关于中医存废之争至今未绝。去年的“取消中医网络签名”风波,在引起了公众对中医药命运的关注的同时,也引起了中央关注。2007年1月,全国中医药工作会议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在会上说:当前人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比较突出,中医药对于缓解这个问题是大有可为的;个别针对中医药的极端言论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要坚定支持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态度。“符天升现象”在目前这种状况下,如何做到既不违反国家有关政策法规,又采取措施切实保护符天升这样难得人才和技艺,让传统医疗技艺在医疗体制改革中为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更好地服务,是我们急需要做的事情。据记者了解,类似符天升这样的情况不是个别现象,已经引起国家卫生部的高度重视,目前正在制定相关的政策措施予以解决。像符天生类似的民间“郎中”能否摆脱“尴尬”,我们等待时间作答。

  • 健康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健康在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健康在线,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健康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健康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13882779006 邮箱:3109022@163.com

返回健康在线首页>>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