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学术临床 > > 正文

伤寒温病大家胡希恕经方故事十四则

2015-01-09 10:45 | 来源:中国天机网www.zgtianji.com



作者/胡希恕
 
    导读:非常感恩《胡希恕医案医话》的编者能在胡老长篇的讲座中,提取出这些简短、有趣又含义丰富的经方故事,它们是那样地富有生命力,可以让我看了又看。老罗(罗永浩)讲课说,逻辑上完美无缺的话都是废话,还是要这样感慨,胡老讲课,掷地有声,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这种魄力真令人崇拜!(前两集可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胡希恕医案医话
 
1.越婢加术汤治肾炎腹水
 
“越婢加术汤非常好使,它不单能治外边的水肿,也能治里边的水肿。可是有个问题现在我也闹不清楚,若是肾炎的腹水,用这个方子,百发百中,你们尽管试验;要是遇上肝硬化的腹水就不行。那个时候在咱们医院有一个住院的病人,他就是患肾炎的腹水,腹水症状挺厉害,后来他们(其他医生)找我会诊,我就开了越婢加术汤,病人吃了就好了。后来遇到肝硬化的腹水,他们(其他医生)试验就不行,他们说这方子怎么不好使了?这东西奇怪,肾炎的腹水,吃越婢加术汤非常好使,但是肝硬化的腹水就不行。他们试验了很多次,我还没试验,但他们告诉我,我就知道了。”
 
编者(原书编者,下同)按:在《经方传真:胡希恕经方理论与实践》《胡希恕病位类方解》中对此总结道:“本条(《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并治第十四》第5条)的里水,是就病水的原因说的,也即相对于风气相击的风水说的。风水可说是外因,此由于小便不利为内因,故以里水别之。有的注家改皮水,值得考证研究。依据实践证明,本方所主水肿,为由于肾功能的障碍,从而使小便不利而致的水肿,对于肾炎患者的水肿和腹水,屡试皆验,尤其令人惊异者,不但水肿得治,肾炎本病亦得到彻底的治愈。”
 
2.芎归胶艾汤合四君子汤治愈胎漏重证
 
“这个芎归胶艾汤是个止血药,可是方中净是些强壮性的祛瘀药,它不用桃仁、牡丹皮,说明它治疗虚证,就是这个下血证有虚脱的倾向,所以得赶紧止血,用强壮性的祛瘀止血的法子。这个药应用的机会也相当多,一般的吐衄下血都可以用,但不是虚衰性的证不行,真正的虚证,需要用一种强壮祛瘀的法子,这个方子最好使不过了,也是常用的方子。对于妇人,在妊娠阶段常有下血、腹中痛。一般就是由于她们自己不谨慎,导致下血、腹痛,如果要流产,这个方子也很好使。
 
这个方子常常配合人参、茯苓、白术,就是把四君子汤合用在这里面,治先兆流产的下血,起止血安胎作用,这个药经常用,也挺好使,这个药我也用过,不然我不会这么说啊。咱们医院的老范,他的第二个女儿范文艳就是患这个病,哎呀,她那个血出得很厉害,我就用芎归胶艾汤合四君子汤,她吃完就好了,后来她生了个小孩叫小阳子。一般的失血证,要是有虚脱的情形,就是脱血的情形,即出血相当厉害,这个方子就可以用。”
 
编者按:本书上篇第四章提到:“下血不止者,大体不离芎归胶艾汤(止血)合四君子汤,一般先兆流产的腹痛下血颇好用,不是偏虚亦可不合四君子汤。以腹痛为主的,以芎归胶艾汤合当归芍药散亦佳。”可互参。
 
3.桂枝茯苓丸治实证喜哭
 
“这个药(指甘麦大枣汤)也常用,妇人悲伤喜哭,可以用这个药,就是小孩子在夜间哭得特别厉害,有时候用这个药也起作用,但不是虚证可不行,不是虚证的患者吃这个药都睡不着觉,我有这个经验。我有一次给人看病就给人弄错了,这人精神失常,她当时也是好哭,可是她不虚,我给她开这个药,第二天她就来找我了,说:‘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我一宿没睡着。’然后我就赶紧换了药,又给她吃桂枝茯苓丸,那种药就对了,因为她患的是实证。所以虚实还是很有关系的。像脏躁,心虚而躁扰不宁,可以用甘麦大枣汤,但是对实证用就错了,这要注意。我那会儿也是没注意就开了方子,因为她是我朋友的爱人,她老觉得委屈,我就给她开前边那个方子,所以就错了。”
 
编者按:《经方传真:胡希恕经方理论与实践》的甘草小麦大枣汤方中言及:“脏躁所指不明,但通过实践,凡无故哭笑,情难自已的精神病,不论男女用之多验。”《胡希恕病位类方解》中也有相似的说法,但说的都是虚证的情况。此处提到的实证喜哭案,正好可作为其重要的补充说明。
 
4.抵当汤加芒硝通经治愈精神病
 
“‘妇人经水不利下,抵当汤主之。’(《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第二十二》第14条)这个‘不利下’不是指月经不调,这是指经闭,经闭不利下,用其他的药月经也不下。这在临床上也常有,最近我在临床上遇到一个精神病患者,她的月经就是吃抵当汤才下的,我给她用了抵当汤以后,她的经血中有挺大一块血块,现在她的这个精神病大致是好了。她以前拿斧子砍人,在精神病院治疗过很长时间,现在这个人挺好。之前我用其他的祛瘀药都不行,她的月经就是不来,这个抵当汤是真有力量,我用这个方子,但是加了芒硝,因为她的大便特别干,人也癫狂。”
 
编者按:《胡希恕病位类方解》中提到“精神病由于瘀血者颇多,余以本方(桃核承气汤)或桂枝茯苓丸与大柴胡汤合方,治愈者多矣”“本方证(抵当汤)与桃核承气汤证相较,则彼轻而此重,桃核承气汤证其人如狂,而本方证则其人发狂”。《经方传真:胡希恕经方理论与实践》中也总结道:“喜忘与狂均属神经症,以是可知,诸神经症,多有瘀血为患,临床常用祛瘀药而治愈。由此也悟出,疯狂、癫痫等脑系病变,用祛瘀法治疗是有效的方法之一。”
 
5.猪膏发煎治阴吹
 
“‘胃气下泄,阴吹而正喧,此谷气之实也,膏发煎导之。’(《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第二十二》第22条)这个病我遇到过一次,是在我私人诊所开业的时候,有个老太太就是这样。她的病厉害得很,坐那不敢动,一动那声音大得很,她患的就是阴吹,吹气的吹。这种病大概都是谷气实,这个谷气实,吃泻药不行,它不是实证,是虚证。所谓胃气下陷,即李东垣说的清阳下陷,下陷是患者大便不通,所以说‘此谷气之实也’,用猪膏发煎。之前咱们讲过猪膏发煎是用头发、猪膏组成,猪膏就是猪油,把头发放猪油里头,把油烧开了头发就化成灰了,这个东西是通大便的。”
 
6.“痧症”见闻
 
“阴阳毒这个病,我没遇到过,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也没遇到过,古人或者是遇到过,西医也没有类似的这种病。至于说痧症,痧症就是无名的疫疠之气,这个病我倒是见过,可它也不像书上说的这个样子,‘五天可治,七天不可治’这么猛剧这么快。东北有种叫‘发猴’‘羊毛疔’的病,这都是古人说的痧症,是一种急性的疫疠,叫做‘尸疫’。有的患者是光嗓子痛,并伴有全身证候。有的患者是剧烈的腹绞痛。阴阳毒这个病,我的确是没遇到过,留待以后作参考。”
 
编者按:通过这段录音讲话,可从中体会到胡希恕先生实事求是的严谨学风。对于“痧症”病例,虽然胡希恕先生没有提及详细的脉证及治疗,但确是胡希恕先生亲历见过的,有助于我们扩展见闻,待临床的验证,故亦收入。
 
7.鳖甲煎丸治脾大有验
 
“鳖甲煎丸这个药现配很麻烦,以前在药店有成药。现在大概在武昌、汉口有这种药生产,在北京也有这种药生产,但是药厂把这个方子的药味减少了,所以它就不好使了。在杭州生产的这个药,挺好使的。我用这个药治过肝炎的脾大,的确有效果,因为这个脾大,它是有瘀血,不能求急治,用猛攻的方法是不行的,用这种丸药就比较好。现在一般用大黄虫丸,也挺好使。”
 
编者按:《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胡希恕》中记录有用鳖甲煎丸治肝硬化脾大的费某医案,可参看。
 
8.柴胡桂枝干姜汤治疟疾神效
 
“《伤寒论》第147条曰:‘胸胁满、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心烦者,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金匮要略·疟病脉证并治第四》附《外台秘要》方,曰:‘治疟寒多微有热,或但寒不热。服一剂如神。’这个‘多寒少热’,或者‘但寒不热’,都现的是柴胡证,就是这篇头一条说的那个‘疟脉自弦’,不是牡疟那种情况,也不是里头有水造成的。这个方子后头有个小注‘服一剂如神’,这个确实不假。也不光是‘寒多微有热’,或者‘但寒不热’,只要合乎柴胡桂枝干姜汤应用的条件的话,的确是其用如神。
 
北京这个地方,患疟疾的病人较少,在这儿我没有用它治过疟疾。我有一个朋友叫张秋水,他在江西行医,他回来跟我说:‘我就用这个方子治疟疾,真好使,就用这么一个方子加加减减就可以了。’我们俩是同学,他后来在江西的一个大学当教授,当教授挣的钱也不够他花,他就给人治病,他的医术也挺好。他说他光治疟疾就行,一天就很忙,江西那个地方得疟疾的人多得很,他没用其他的方子,就用这个柴胡桂枝干姜汤。所以‘服一剂如神’,古人也有体验,可见治疟疾时选用这个方剂最多。
 
这个方剂主要是针对什么呢?身无力,胸胁满,心下这个地方觉得堵、有结滞,但是不厉害,还有一点拒按,但不像阳明病实结的那个样子,身上没有汗,光脑袋出汗,这就是有气上冲、表不解的情况。凡此用它就可以。吃这个药应注意,头一次吃它会发烦,烦是因为不得汗出的缘故,再吃汗就出来了,病也就好了。这个方子,在治疟疾时,用的机会挺多。”
 
9.大柴胡汤合桂枝茯苓丸加石膏可治高血压、脑出血
 
“后世治中风这个病,动辄就用祛风这类药物,这是相当有害的。我认为治这个病主要应该祛瘀活血。脑血管出血也是一样的。出血证,中医的观点常常认为这是因为有瘀血的关系。尤其是高血压,必须用血分药,同时用泻火的药,所以三黄泻心汤配合桂枝茯苓丸等适证的药,都是可以用的。我最常用的药就是大柴胡汤合桂枝茯苓丸加生石膏,这个药又能降血压,又能够祛瘀,不祛瘀是治不了高血压的。
 
对脑血管意外最好不用‘中风’这个词,我的意思是这个病名应该改良。西医的检查是相当清楚了,它不外乎是脑血管出血,这个与患者平时有高血压有关系;或者就是与血栓的形成有关系。就这么两种情形。这两种情形都是血液的问题,都不是风的问题,这是肯定的。古人的看法我们也只作为参考,总之如果治这个病,根据风邪来治,是治不好的,这个我也遇见很多了。
 
这个脑血管意外,出血要不是太厉害的话,病人也就落那么一个毛病,并不是脑血管出血治好了,你不治他也那样,反正当时他也死不了,还没到死的时候,那能算你治好的吗?我没见过用这个祛风药治好脑血管出血的,那根本不是风嘛。这本书也是略略的这么几部分,也没深说。这个侯氏黑散能不能治我们所说的脑出血呢?对中风的后遗症,如果病人真虚,用它来调理也未尝不可,但也不一定就会治好。”
 
编者按:胡希恕先生用祛瘀剂合清热剂治高血压、脑出血,在《经方传真:胡希恕经方理论与实践》《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胡希恕》中有一例高血压鼻衄的赵氏案,可参看。
 
10.獭肝丸治肺结核无效见闻
 
“这个方子我没有用过。有一回我见北京的一个很有名的老大夫用过。他用的獭肝丸是他自己配的丸药,他给患肺结核的病人吃,没治好,我看他用不行,我也就没用,没试验。”
 
11.喝冷水、冷粥可解巴豆毒性
 
“巴豆这味药,下得相当猛峻,要是下得太厉害,喝点冷水就好了。这个我也有亲身体会,用巴豆是温下的法子,遇到寒它的药性就解了,喝点冷水、冷粥都行,越吃热的食物下得越厉害。以前巴豆是医家常用的药,像妙灵丹里就有这味药,搁点巴豆霜,它不伤人,别看这味药挺猛峻,小量用它就不伤人,尤其是把油提炼尽后,吃它也不怎么吐,这个吐是与巴豆油有关系的。”
 
12.乌头、附子剂治肠梗阻等腹剧痛者
 
“前两天报道,有一个小孩吃瓜吃多了,得了肠梗阻,这当然不只是寒的问题了。可是肠梗阻的痛法,符合中医寒疝的证候表现,所以不管里头寒不寒都可用乌头、附子剂,都有效。附子、乌头的作用,就是使松弛的组织重新恢复正常的机能,使过于紧张的组织的机能恢复,如肠折叠恢复到原有状态就不梗阻了,肠梗阻也就好了;如肠下垂,一紧张肠就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了,病也就好了。以前我们对附子、乌头的认识不多,就认为它们性热,究其作用,它们的确是恢复生理机能的药物,尤其是代谢机能。
 
你看对于心脏衰弱,甚至无脉,附子也起作用,四逆汤就是例子,通脉四逆汤也是。它恢复心脏生理机能不光是治寒,心脏衰竭到了那个地步病人都虚脱了,当然这时是有‘寒’了,它为什么能促进心脏生理机能的恢复呢?因为有强心作用嘛。所以附子、乌头的作用中,性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它们能促进身体某一方面生理机能衰竭的恢复,这一点通过临床、通过古人的书我们都可以体会到。”
 
编者按:在《胡希恕病位类方解》中也提及:“小肠疝气、肠梗阻多见本方证(大乌头煎证),大便虽秘结,不可用下药,用本方反能通其大便,而止剧痛。”可参。对于附子的作用,胡希恕先生认为它不光是以热治寒,主要在于它还能恢复虚、衰。
 
13.甘遂半夏汤治肝癌腹水剧痛有效
 
“甘遂半夏汤中的芍药,用在这儿主要是治腹胀感、发挛急、腹急。心下续坚满,必是心下有留饮不去,用甘遂半夏汤治疗,这是可以的。这不会有中毒现象,我用过,挺好使,只要是二便不利就可以用。可是甘遂有毒,在临床应用上,对一般的肝病有腹水,最好不用它,迫不得已时才用它,我们用它的时候,必须要加扶正的药,例如十枣汤中就是大量地用大枣。能不用它,还是不用为好,它能治病,但它有毒伤胃,对肝更不好,是猛峻的泻下药,用它治腹水如果不注意配伍和服法,那病人非死不可。书上提到的这一节(《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第十二》第18条),说的像肝硬化腹水,‘心下续坚满’,尤其是上腹部往外鼓,且特别硬而满,虽利还是不见消。因为这个,对肝癌腹水我用甘遂半夏汤,病人吃药后效果还是相当好的。后来我再也没用它,因为你开了这个方子,药房的医生也不给你抓药。”
 
编者按:《经方传真:胡希恕经方理论与实践》中提到:“曾治一肝癌患者,心下坚满而痛剧,服本方收一时良验,惜后复发,终未救其死。”在《胡希恕病位类方解》中也提及:“肝硬化腹水者确多大便溏,并其人亦确有以利为快之情,但我以本方治愈此证只有一例,大多宜茯苓导水汤加减较妥。”可互参。
 
14.白虎加人参汤加麦冬合栝楼牡蛎散治糖尿病有效
 
“治糖尿病常用白虎加人参汤,这个方子相当好使。前面我们讲的中消,就是用这个方子治。但是在《伤寒论》第168条中,就看不出来它有这个作用。一般治糖尿病,‘渴欲饮水’时这个方子最常用,这个方子里可以加味。《温病条辨》里有增液白虎汤,其不用加龙骨、生地黄,可以加牡蛎。我用白虎加人参汤时,常加栝楼根、牡蛎。栝楼根、牡蛎解渴的力量相当强。我有时候也加麦冬,大量地加麦冬也可以。糖尿病要是真正属于有热,有多饮多食多尿,这个方子十有八九是有效的,没有效的情况很少,这个方子你们可以试一试。这个方子在治糖尿病方面是个主方。

相关链接:

 胡希恕又名胡禧绪,1898年3月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北郊区东伍旗村。1915年至1919年就读于奉天省立第一中学。上中学时,喜爱踢足球,无论冬夏,每场皆要大汗、力疲方歇。在其傍观看者常有其国文教师,此时常把几个学生都叫到他的房间喝茶休息。看着精力充沛、活泼可爱的一群学生,内心高兴。尤其是他看中了胡希恕等四人才华,一日,国文老师对他的学生们说:"我给你们讲中医,你们学中医吧!""我们学那干啥呀?"同学们异口同声回答。国文老师感慨不已:"多像我当年回答老师的劝学啊!"原来国文老师名叫王祥徵,为河北乐亭人,为清末国子监举人培养出的进士,在国子监就学期间,某太医与其同室,看到徵为举人中最年轻者,才学横溢,多次劝其学医,皆回答:"学那干啥呀!"后谓曰:"不学医是为不忠君!"渐学医。"秀才学医,如快刀斩豆腐",很快入门,对医感兴趣。学中常有病人找太医诊病者,太医故推给徵看,治多效,更精求。徵考取进士后,竞想不到任湖南长沙县长,"是我学长沙耶?"但好景不长,遇辛亥革命,无奈投奔沈阳同学李铁珊处任中学国文教师,并业余行医,名声四振。看到胡希恕等精力充沛,又为保中医不失传,故决心让他们学医。经多次劝诱,终使胡希恕等四人拜于门下。于是利用业余时间讲学,因教授能力极好,遂吸引许多学生就学。

  王祥徵讲《伤寒论》脱离脏腑,并主张结合近代科学,要继承。且要弘扬,推崇唐容川、陈修园等的学术观点,如论述膀胱气化以物理学理论解释膀胱为水,肾为太阳之说。大约两年讲完了《伤寒论》。十几个学生中,胡希恕学得最好,并于1919年参加沈阳市政公所中医考试,获取中医士证书。王祥徵夙愿以偿,若知后生胡希恕成为声誉中外的经方大师,则更含笑于九泉

  1919年胡希恕考入北京通才商业专门学校(北京交通大学前身)学习。常与人诊病,疗效卓著,尤其是一年疟疾大流行,治一例愈一例,但未想到行医。大学毕业后,1924年至1927年曾在沈阳县立中学、辽阳县立中学、辽宁省立中学任英文教师。1928年至1935年任哈尔滨市电业公司会计股股长、特别市市政局事业股股长、市政公署营业股股长。日本侵略中国,拒为日本人服务,于1936年逃到北京,无奈悬壶行医。解放初期,曾约陈慎吾谢海洲老中医共同办学,传授中医学术,1952年北京市卫生局批准做为中医教育试点,开设北京私立中医学校,系统教授《伤寒论》《金匮要略《神农本草经》《内经》《温病》等。自己主编教材,曾著《伤寒论释义》《金匮要略释义》《温病条辨评注》《伤寒金匮约言录》等书。受王祥微影响,胡希恕教授《伤寒论》不用脏腑理论,同时通过对《内经》《神农本草经》等原文的研究,并参阅中外中医文献,提出了《伤寒论》六经非《内经》经络概念,而是来自八纲的独特概念。1956年人民卫出版社出版了苏联高等院校所用《病理生理学》,受巴甫洛夫神经反应学说影响,提出"中医辨证论治的实质,是在患病机体一般的规律反应的基础上,而适应整体的、讲求一般疾病的通治方法。"胡希恕个人办学,直至1956年北京中医学院成立,先后培养学员近干人,填补了中医教育这一阶段的空白。

  1958年调人中医学院任内科教授、附属医院学术委员会顾问。更忙于和教学,名声大噪。刘渡舟评曰:"每当在病房会诊,群贤齐集,高手如云,惟先生能独排众议,不但辨证准确无误,而且立方遣药,虽寥寥几味,看之无奇,但效果非凡,常出人意外,此得力于仲景之学也。"暮年仍孜孜不倦于教学、讲座,指导留学生考察团。他最后讲授的《伤寒论》《金匮要略》全部录音已被日本留学生带回国保存。其经方研究成就,已由其弟子整理成册,著为《经方传真》《伤寒论传真》《金匮要略传真》等书出版。胡希恕一生研究仲景学说,有着独特的见解,有使世人瞩目的成就,六十年代所做《伤寒的六经论治与八纲的关系》报告,《人民日报》给予高度评价,认为是"历代医家缺乏论述的难题";日本中医界也称赞胡希恕是"中国有独特理论体系的、著名的《伤寒论》研究者、经方家。"


返回健康在线首页>>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