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健康时评 > > 正文

假如我是毛洪涛 老子就要好好地活着

2020-10-22 07:55 | 来源:川南经济网www.chuannane.com


作者:初旭


 
    我的老家在一个叫龙厂沟的偏远山村,连续二十多天来,这里一直秋雨绵绵,在山上的庄稼不能收割回来,收回来的无法晾晒,一些农户堆在家里的玉米、稻谷已经发霉变质,实在有些可惜。年逾百岁的老父亲总是站在老家的屋檐下,望着铅灰色的天空,连连感慨:老天愁得很,究竟愁啥呀,还不放晴?
    就在这个绵绵的雨季里,比老天更愁的是成都大学。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留下绝命书投江自杀,今年55岁的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被送进了漩涡中心。近一段时间,一直出差在外,无暇去关注成都大学的过往,只知道有个“毛洪涛事件”被网络炒得沸沸扬扬。前两天在王阳明先生悟道的贵州修文县境内,一个叫飞龙观的道观里,见到龙瑛道长,她也给我提起毛洪涛的事情,并说在抖音里知道这个人,这个事件,她品着茶悠悠地叹气:这是多好的一位兄弟,多好的一位师长啊!她告诉说,待到明年春暖花开,想到天府成都看看毛老师的家人。
    作为一位远离喧嚣的文弱女子都如此关注此事件,那一定值得去关注。静下来的日子,我翻开了若干篇有关毛老师的文字。其中不乏高手如云,引经据典去解读了该事件。我相信“毛洪涛事件”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就没有看到一篇为毛老师指明人生方向的文字。在此,我作为性情中人,大胆班门弄斧,提出一些可行性建议,仅供参考:
    毛洪涛老师,河南武陟人,1991年6月入党,1996年7月参加工作,西南财经大学会计学专业毕业,博士研究生学历,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离世前系成都大学党委书记。从学术上来说,是专家,是学术权威,唯独没有到社会大熔炉中去锻炼过,去经受风吹浪打,去接受社会实践,缺乏斗争经验和教训,失败也就自然难免。
    自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建立以来,我们的政治体制就是党指挥枪杆子,指挥笔杆子,毫不动摇,何况区区教育板块。毛洪涛作为有近十年党龄的老党员,成都大学的党委书记,一把手,拿着尚方宝剑,本可以发挥宝剑之锋利,起到斩妖除魔的作用,却在成都大学这座象牙塔里,宝剑被要挟,被软化,实属可悲。说是政治上不成熟也并不为过。
    早在革命战争年代,有位伟人曾经说过“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作为一名老党员,这些革命理论不会没有学过吧。对付把持成都大学多年,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王清远这样的狠角来说,既要讲政策,也要讲策略。当发现学校违规违纪,贪污腐败端倪时,要善意提醒,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把政策法律讲深讲透,让他知难而退,回归正道。如果用党性教育让他浪子回头,也算是善莫大焉。
    当然像王清远这样的老江湖,对毛洪涛这样的小字辈,总认为论资历,没有我老,论关系,没有我硬,满眼都是自己的关系网,根本就不会把新来的毛洪涛放在眼里,在自己的王国里,大耍一手遮天,大搞一言堂。遇到这种情况,要学会做好统战工作,宣传工作,团结更多的正义师生,建立自己的革命阵容,争取更多人站在自己这边,共同去对付邪恶,那个时候,就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战斗了。
    我看过一些网友的披露,成都大学在项目招投标等方面是有一定问题的,局外人的网友都知晓一二,作为堂堂的大学党委书记,难道一点也不知道。尽管如王清远所说,成都大学是校长责任制,但大学里的党委、纪委难道是摆设不成。即使力量悬殊,不能与之抗衡,但收集证据,为上级有关反腐部门提供子弹总可以吧。我们阅读了毛老师留下的绝命信,只是一些什么“用阴招”“泄私愤”“拉山头”“无底线”等概念化的大帽子,没有实质的内容,对讲求“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秉公执法”纪检监察部门来说,没有铁证如山,也就没有实质的意义。如果说双方力量悬殊,不敢去面对强大的对手,收集情报总是可以的,如果这点也没有做到,这个党委书记是不合格的,至少是不及格的(当然,作为中国传统文化来说,死者为大,也许我这个说法有些过分,还请地下有灵的毛老师见谅!)。
    记得毛老师的一位宗亲在谈到将来如何打仗时说:打仗没有什么巧妙,简单说就是两句话,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在这里说的是打得赢就是集中兵力消灭敌人,那么打不赢呢?就走,走得远一点,使敌人不知你到哪里去了。“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说的是“打”与“走”的关系。在这里,光走不打是逃跑主义,光打不走是拼命主义。“打得赢就打”,主要体现进攻性。作为党教育多年,培养多年的年轻干部,死都不怕,还怕一时的示弱么?如果我是毛老师,我就会收集对方腐败证据,运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主动通过网络这个发声平台,向邪恶发起进攻。我想,作为毛书记这个身份,一旦发声,即使不会地动山摇,也会在成都大学这个圈子里搅动一潭春水,让一些人坐立不安,让邪恶无处遁形。
    作为成都大学的党委书记毛洪涛,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怕的。要么申请调动,到另一个单位,再寻求革命的真理。要么申请辞职,不在固有的体制内,运用跳出三界的优势,与邪恶叫板。作为响当当的博士导师,许多人连文化没有,都能赚钱吃饭,你还会饿死不成。连混饭吃都做不到,这个博导也就白当了,再看看对方奈我如何?总之,跳出权利的魔掌,保持有生力量,冲破邪恶的包围圈,用所掌握的证据,与纪委监察联手,绝地反击,向邪恶开炮,一展共产党员之风采,才是毛老师的正确选择。我认为,这个选择,对一介书生的毛老师来说,有些苛求,有些为难,但总比去赴死要值。
    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从战争中学会战争。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必修课。从毛老师之死,可以警示人们,不要为读书而读书,去读死书,加强社会实践,在大风大浪中去锻炼自己,成长自己更重要。
    斯人已逝,对毛老师之死,表示深深地怀念,但我为他的死而不值,因为他没有看到邪恶的破败和清明的未来。假如我是毛洪涛,老子就要好好地活着……
    二十多天的雨季终于过去,今天老天终于放晴。据说,成都大学新来的党委书记已经走马上任,调查组已经进驻校园。我的心情在这个深秋季节也随之转暖,我撰写了这个莫名堂的稿子。

    作者介绍:初旭,原名王先军,四川泸州人。民建会员,资深媒体人,品牌策划人。系新华社签约摄影师,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研究学会会员,四川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基层法律工作者,《中国报告文学》签约作家,《激情岁月》传记丛书创始人,从事网络传媒和法律服务。
    作品散见于新华社、中新社、人民网、《人民日报》、《知音》等全国知名报刊。出版散文集《山地风流》和报告文学集《遍地英雄》、《泸商记忆》(与人合作),主编大型专著《泸州百业赋》、《最泸州——泸州建市三十周年专辑》、《巴蜀名胜楹联大全》(与人合作)等。主要擅长于新闻策划、深度报道、品牌策划、产品推广、歌词创作和新赋体的写作等。

 

  •  

返回健康在线首页>>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