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深度报道 > > 正文

七七抗日战争纪念日 泸州抗战景观知多少

2019-07-07 23:44 | 来源:川南经济网www.chuannane.com


初旭  文/图
 
    编者按:岁月静走,带不走历史的沉痛与屈辱;长江滚滚,掩不住民族的悲怆与呐喊。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附近演习时,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军的严辞拒绝。日军遂向中国守军开枪射击,又炮轰宛平城。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也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日。
   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长达14年的抗日战争,中国人民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辉煌乐章。这场战争的伟大胜利 ,“彻底粉碎了日本军国主义殖民奴役中国的图谋”,“再也没有侵略者可以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肆虐”。泸州作为抗战大后方,也有不少抗战景观,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你可曾知多少……
 
                                 
  一、鼓楼钟声响酒城
 
      "泸州有个报恩塔,隔天一尺八;泸州有个钟鼓楼,陷半截在天里头。"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社会的发展,泸州的标志性建筑--钟鼓楼早已被高楼大厦所淹没,但它却又永远鹤立鸡群,高耸云天。
我国许多城市都设有钟楼和鼓楼,有的则合而为一,用以报时、报警,它是由古代城上的谯楼衍化而来的。泸州钟鼓楼始于何时,已无史籍可查,一般可追溯至明代嘉靖时期。据史册记载,明嘉靖十六年(1537年),由兵备俭事薛甲主持修造"大观楼"于城西,今公安干部学院校门前左侧,状如城门,下有石砌洞,可通车马;城门上建有谯楼,内置钟鼓,报警时,四望岿然。大观楼,当时人称为"钟鼓楼",这是泸州有"钟鼓楼"记载之始。迄今已有460多年的历史了。
      当时的大观台,还有防御堡垒的性质。门上两边建有垛堞,可由士兵放枪、射箭;洞置铁皮大门,闭门可御枪箭袭击;门外置两尊牛儿铁炮,可控制城中主要街道。可见当时的大观楼还是多功能的。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大观台毁于火,仅存石台基座,改为只放炮报时。
       民国时期,钟鼓楼由地方财政拨款,市政公所主持,请邑人留德学工程的税西恒先生设计并监工,于1927年动工修建。设计采用哥德式,楼为4层,高20米,呈四方形,边款6。45米,砖石建构,深基固垒,水磨砖,糯米浆石灰砌成。税税西恒先生向德国西门子公司购回大钟四座,在顶楼四面向外安装,四方指针同时转动,自动报点,声闻全城,远及郊区,深厚感情夜可达二十里外罗汉、泰安、兰田等地。新钟鼓楼当时是泸州(县)的最高建筑,选址适当,雄伟典雅,坚固美观,为蜀南第一新钟楼,为泸州一大景观,情系千家万户。
      抗日战争时期,曾设报警汽笛于楼上,向市民报日机人川及将临空的警报,信号是位长声汽笛及短促汽笛。听见警报,全城男女老少均出城逃难,它让许许多多的市民远离了死亡和苦难。1939年9月11日,日寇飞机36架袭泸,在毁灭性轰炸中,北城一片火海,钟鼓楼被炸,自鸣大钟被毁,仅存楼框转壳,连楼层也没有了。市民顿失报时,生产生活,失去有序安排,深感不便。许多人的家仇国恨,永世难忘。
        解放后,人民政府多次对钟鼓楼进行维修。上世纪90年代初,台湾泸藉同胞100多人捐款十余万元交给有关单位,泸州中国银行也出资15万元,海峡两岸人民共同又一次对钟鼓楼进行维修,经过一年多的努力,钟鼓楼于1994年8月恢复向全城报点。
站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清脆的钟声,时时撞击我们的心扉。但愿这钟成为团结之钟,爱国之钟,永远响彻历史的长空,让子孙万代铭记曾经的国恨家仇。
 
二、还我河山耀千秋
                                                              
     站在泸州城区的澄溪口江边,昂首远眺,长江南岸的月亮岩石壁上,"还我河山"四个大字,金光闪烁,让人肃然起敬,一股爱国热忱油然而生。泸州,作为抗日大后方,"还我河山"这样的抗日景观就有两处,一处由冯玉祥将军题写,在我市合江的马街长江边上,另一处便是由富顺人肖尔诚题写,刻于长江南岸少鹤山月亮岩上。
      首先来介绍在合江城区的"还我河山"。
       波涛阵阵,江风习习,站在长江与赤水河汇合处,远眺对岸,在城南马街子边的崖石上,"还我河山"四个棣书大字映如眼帘。这便是1944年3月,冯玉祥将军来合江发动抗日献金运动时,特别为合江人民题写的。
     时间倒退到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期。1940年,地处大后方的合江县城遭到日本飞机的狂轰乱炸,四下一片火海,到处尸横遍野。1944年前后,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更是肆无忌惮地踏进了祖国的大西南,给这里的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退缩在重庆的国民党蒋介石仍然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原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冯玉祥力主抗战,被蒋介石撤职后,不甘国破家亡,在大后方发动了盛况空前的群众献金救国运动。
       民国33年(1944年)3月26日,那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冯玉祥将军以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身份来到合江,这位时年62岁的老人身材魁梧,神采奕奕,行动稳健,谈笑风生,身上粗布篮衫,布鞋布袜,生活十分俭朴,不像一般官吏。到合江的第二天,将军就不顾疲劳,召集机关法团首脑,商贾士绅开会,组成合江县节约献金分会。号召群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打倒日本抗战到底。一场声势浩大的爱国献金运动立即在全县展开。冯将军能书善画,题写碑匾,义卖作品,推动各界义卖珍藏同襄义举,4月20日,在合江较场坝召开献金大会,沿街也设置了献金专柜。挑粪工、卖菜女、孤儿、乞丐纷纷顷其所有,全县人民无不感动得放声大哭。
经统计,全县献金总额达一千四百五十万元,超过成都、重庆、江津等大中城市,冯将军面对合江人民的爱国热情,无比激动,于是提笔挥毫写下了苍劲茂朴的"还我河山"四个大字,在赤水河口勒石留念。冯将军还特别在跋语中写道:"民国33年春,余以节约献金救国来合江,此间爱国同胞超越前人,突破各地成绩,为书武穆遗训以作纪念。"
      该石刻长4。7米,宽1。3米,历经60年风雨,每一笔每一画仍然历历在目,是一部爱国主义的珍贵教材。许多军人、学生和外地游人都自觉到此参观。1983年,冯将军的儿子,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水面舰艇学院副院长冯洪达专程来到合江,拜仰先人遗珍。岁月悠悠,将军的题字与合江人民的爱国精神将光耀千秋,永远铭记人心。
      我市另一处"还我河山"在泸州城区,题刻时间也是1944年,题写字迹的人则是一个叫肖尔诚的人。上世纪40年代初那段特别的岁月,我国的抗日战争从防御转入进攻阶段,泸州作为长江上游第二大城市,处于滇缅战场同中国大后方的交汇点,遍地呈现出一派同仇敌忾的抗战景象。当时,驻守泸州的76军军长廖昂,为了顺应民众的爱国抗日潮流,会同地方政府成立了一个"泸县各界新生活促进委员会",开展"新生活运动"。那是1944年初的一天,廖昂带上上校副官肖尔诚沿街视察,走到澄溪口江边,廖昂远眺南岸屹立江边的月亮岩,坦荡如砥,坚强如磐,新潮澎湃,萌生了刊刻"还我河山"的想法,于是就把书写制作的任务交给身边的副官肖尔诚。
       此时的肖尔诚,刚从黄埔军校14期毕业没几年,正值风华正茂,雄姿英发。军长吩咐完毕,立即找来报纸铺于澄溪口江边的沙滩上,用大扫帚捆扎成如掾大笔,蘸上用碳灰制成的墨汁,心里默念着岳飞的"怒发冲冠,凭栏处……",运足全身的力量,将"还我河山"一挥而就。不久,热血沸腾的泸州人民筹集钱粮,请来工匠,将"还我河山"这四个魁梧雄奇的大字,雕刻上了月亮岩,成为泸州民众心中的吼声……
        长江滚滚,惊涛拍岸,经过60多年风风雨雨的洗涤,"还我河山"雄风依旧,光彩依然。抚摩着那凹凸的每一笔,好像都深深地刻在每一位游人的心中。



三、抗战小学育英才
                                      
         永宁河边上的纳溪区天仙镇乐道子街附近的青山绿水间,有一处白墙青瓦的院落,老远看去,院子里鲜艳的红旗在蓝天白云下迎风飘扬,那就是我市有名的抗战小学
        横渡永宁河,穿过状元桥,沿着古老的拾级而上,朱红色大门,十分威严,站在大门口往里看,院落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孩子们正在书声朗朗。据了解,这所中心小学校,有六十多年的历史。建于在民国三十年,即1940年由当地乡长曾子平先生倡修,集资上万元,在原关帝庙的地基上修建起来的,共有12个班,为原乐道乡一所乡完小,因创建于抗日烽火的年代,为抗日救亡运动培养了不少人才,2000年当地有关部门将她更名为"抗战小学"。
       这座山乡很不起眼的小学,却与中学民族兴亡有关。1940年,日本帝国主义在我华北平原大扫荡,杀光、烧光、抢光,扬言灭亡中国。中国人民抗日呼声日渐高涨,国人奋起抗战,收复旧河山。为了教育子孙后代不忘国址,不当亡国奴,奋起抗战,学校在讲话台上立下马4个石柱,4个石墩,并在石柱上刻下:"打倒日本鬼子"、"打倒日本,抗战到底"、"教育英才"、"建设新(兴)学"、"收复旧有河山"等字样,字体有楷书,有美术字,真是铁画银钩,历数十年苍桑,字迹清晰,可谓校中一宝。
       每当学校升旗时,师生站于台下,目送国旗升空,也默默念着石柱上的"打倒日本鬼子"、"还我河山",更加激励自己勤奋读书学习,长大报效国家民族。石刻成了师生爱国主义教育的永恒题材。
      曾子平办学育人之举,为四乡人拥戴。小学于1941年建成后,乡里为他赠送功德匾,一块是由程奂章撰书的木匾,上书"髦士攸宜"四个二尺见方的楷体大字,一块是乡里各界做的木匾"乐登乡中心学校建成纪念"长八尺,宽3.5尺。两块木匾至今还保存校内。匾额不仅记载了这所抗战小学创建的始末,而且她是诞生于抗日烽火的岁月之中,记录了山乡人民不忘国仇家恨,奋起抗日,努力兴学育人的历史。同时也为乐登乡,大里村学子能在这峡谷深处安心读书学习营造了一片净土,在那个年代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据介绍,首倡建校的曾子平先生为泸州师范十六期学生,在校期间深受恽代英、肖楚女的教海,对民主、科学救国铭记在心。毕业后在桐阴中学任教,立志教学救国,百年树人。因治学有方,被乡里肖镇南举荐,回乡出任乐登乡乡长,任期中为百姓办了许多好事。最为后人评说的就是这所抗战小学,60多年来,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人才,为国家,为民族、为建设家乡培养了一批有一批人才,真可谓功不可没。
"抗战小学"全国人民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漫步在"抗战小学"校园内,抚摩着"打倒日本鬼子!""收复旧有河山!"这些石刻时,我们好像听见石头的心跳,更加心潮澎湃,感慨万千。

 

 
四、 化学基地藏深山  
                                       
       车过花贝溪大桥,沿鼓儿石顺盘山公路道慢行,行约一公里左右,眼前被前人神工鬼斧、开山凿洞构筑的奇观迷住了,这就是"十二洞天",也叫化学兵仓库。
     十二洞天,其实有16个洞天,依悬岩半山而建,因有十二个洞府而名。每洞深约15 米,洞高 4 米,洞宽 5 米,从其中一洞进入可另入三洞,三洞一组,洞洞相联,洞洞项通。洞中空气凉爽,温差不大,冬暖夏凉。从洞口向下看,离花贝溪谷约 180 米到 250 米,洞口离对岸峭壁 260 米。山岩为红石层,坚硬,不风化其建筑、布局、构思巧妙,但施工坚难,可谓洞在半天云,人在白云间。
      原乐登乡是由登山场,乐道场合二为一建成,地处纳溪区边远的岩区,乡亲们祖辈靠竹为生,果木挣钱。相传,很多年前,岩区人得了一种怪病,吃什么都不见好.有一天,一个樵夫砍竹过山岩,路经九仙洞口,听见上洞八仙在谈论人间发生瘟疫的事。只听见张果老,手敲竹琴唱道:"观音岩,有仙泉,水如密,味甘甜。饮之六六,强身健骨,饮之七七,神采办亦,饮之八八,病痛全抹,饮之九九,长生在手。"又听见何仙姑唱道:"悬崖谁能凼,灵区别一天。,洞五丈五,仙是有十般。洞中风浩活,泉细水滑滑。谁人敢开山,洞天在人间。"樵夫一听,原来观音贿半山悬崖处有仙泉,打通岩子,引仙泉下山,乡亲们就有救了。于是,他独自带上爷子、粘子、绳子、于粮上了岩子,在悬岩上开山凿洞。樵夫开山凿洞找仙泉的事,终于感动了九天玄女,便用头上金钗送给樵夫当遭子,玄女的金钗一下子变成开山大钻,象风一样,眨眼工夫,便在岩上造好了洞,泉水找到了,乡亲们救了。为了感动樵夫开山引水的事,乡亲们誉他为山神,把他与人仙并排共举为九仙,当年听八仙说唱仙泉救人的地方,也取名九仙洞。
       传说归传说,这儿却是我国秘密的特种部队的基地。这个基地的负责人就是中国化学兵部队之父,云南大理人李忍涛将军。为对付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中国化学兵部队于1933年2月8日在南京成立,1935年在京杭地区举行一次大演习,初露锋芒而引起国民党许多高级将将的重视。蒋介石、何应钦、俞大维、张治中等人认为,对付日军毒气,中国必须加强化学兵的建设。于是,化干班、学兵队、防毒处相继成立。1939年9月这支部队调入四川,12月从宜昌迁到泸州纳溪,军械处就在花贝溪,利用这半岩上凿洞建立了化学兵武器库,1942年,这支部队参加了中国远征军在缅甸胡康河谷、孟拱河谷密士那,八莫等地,与兄弟部队,消灭日军18师团、56师团、第2师团,收复缅甸大部地区,配合远征军打通了滇面国际运输线。
      李忍涛交军在度完成使后,因其在缅甸战区化学兵部队给予日军重创,被日军间谍跟踪,回国的日期和飞机被日间谍获悉,日军派了4架战斗机在喜玛拉雅山上空拦截,飞机中弹坠毁,李忍涛将军以身殉职,总长何应钦为之悲痛已极,望天长哭:"小日本毁我臂矣,此仇不报,死不瞑目。"
      中国化学兵部队从1939年到1941年中,在纳溪共招收4期特科干教班,为全国培训化学兵部队军官。从某种意义上讲,纳溪成了中国第一代化学兵种的摇篮。而被用来作为军械武器库的下洞子内存放了可装备多少个师团的武器更是无人知晓。
       十二洞天,有它传奇的色彩,也有它优美的传说,更有它历史的沉积。如今,十二洞天早已改作它用,洞口已杂草丛生,路径荒芜,但它对抗战的贡献却铭记人心。

 
五、丰碑见证抗战路
                                  
      从泸州出发,一条宽阔的公路越过纳溪城区,横穿江门峡谷,徒经叙永县城、威宁直达云南昆明,这便是泸州的出海通道--321国道。可曾想到,就是这条普通的道路,在中国人民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战争中,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
     卢沟桥"七。七事变"抗战爆发以后,大半个中国弥漫着战争的硝烟。大陆与海外交通被中断,许多海外援华物资运输受阻,当时二者之间的唯一通道是缅(缅甸)--滇(云南)公路。为了迅速将援华物资运达西南大后方,国民党政府便组织大量民工建设历史上的有名的出川大通道--川滇东路。该路段全长975公里,先后修修停停,1937年,国民政府再次委任四川第七区专员公署组织沿路8县民工进行修建。
      那时,由各县长挂帅,建设科长任民工总队长,和民工一道住在工棚,吃的是糙米。来自各地的民工只供吃饭,不发工资,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无怨无悔,筑路热情高涨,一年左右的时间,川滇东路全场通车。随着社会的发展,这条昔日的抗战路,也由原来的土石路变成了水泥路。坐落在纳溪区护国镇龙沟村5社的那座筑路丰碑却见证着那段不平凡的历史。
这座筑路丰碑当地人称为"合江碑",高2。5米,宽1。2米,厚0。3米,上书"合江县奉令协助纳溪县修筑川滇公路二十公里",旁边的题款则为修筑负责人和筑路时间,碑石已开始风化,但字迹依然清晰可辩。据当地一个叫陈龙军的老人介绍,筑路那年,他刚出生,父母还将他结拜筑路的"杨监工",碑与他同岁,他就住在附近,时时守护着这块筑路碑。
     川滇东路修筑通车后,许多援华物资源源不断地从海外途径缅甸,昆明进入内地。部分抗日远征军则从泸州,经云南进入缅甸,抗击日本。有位历史学家在谈到这段历史时感慨地说:没有这条路,美、英援华物资无法运进来,远征军也无法运出去。可以说,没有这条出海生命线,抗日战争有可能会推迟结束。

 

 
  六、玉蟾山上《流民图》
                            
      泸县境内有一处优美的风景,人称玉蟾山。沿着盘山公路达到山巅,出"罗宾街",过"奈何桥",一处特别的景观--《流民图》突兀眼前。站在浮雕前,让人感慨万千。
     自1937年卢沟桥事变,泸州藉青年蒋兆和在北平度过了沦陷的八年。 1937年后至1942年间,蒋兆和在沦陷区北平创作了《男儿当自强》、《甘露何时降》、《拜新年》、《囚徒》、《轰炸之后》、《卖子图》等一系列表现沦陷区人民生活困苦,期待光明的作品之后,开始酝酿创作巨幅《流民图》,将耳闻目睹日寇飞机轰炸、武力侵略国土,使国民遭受空前灾难的直观印象,淋漓尽致地揭示在《流民图》上。
     从1942年至1943年蒋兆和历经一年完成《流民图》。巨卷长28米,高2米。1943年10月29日《流民图》在北平太庙展出几小时之后,被日本宪兵队禁展了此画。1944年《流民图》在上海展出,又遭变相没收与流失的命运。
1953年《流民图》在上海发现,已霉烂不堪,仅存半卷。所幸的是在北平展出前蒋兆和为防不测,洗印了50套《流民图》全卷照片,每套10张,才使《流民图》得以2接揭示战争灾难的作品。它表达了一个有良心的艺术家对难胞的同情和对侵略战争的控诉。《流民图》是蒋兆和的代表作与力作。它不仅仅是一幅杰出的艺术品,它同时是历史的见证。
    1998年《流民图》原作捐献给中国北京美术馆。
    上世纪80年代,泸州人民为了纪念蒋兆和这位美术大师,将《流民图》复制到玉蟾山上,以供后人瞻仰。此石刻作品坐西北,向东南,长45米,高3米,按著名画家蒋兆和先生原画1∶2放大移植,属于浅浮雕兼线刻形式,展示了日寇铁蹄下哀鸿遍野,尸骨横陈的人间惨象。石刻百余躯人物,造型生动逼真,线条流畅,刻工精细。它不仅是一处景观,也是一祯爱国主义的绝好教材。游人至此,无不受到深刻地教育和启迪。

返回健康在线首页>>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