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百草园地 > > 正文

陈大刚:穿越(纪实散文)

2020-09-23 18:36 | 来源:川南经济网www.chuannane.com

 
作者:陈大刚(四川)


 
 序——史诗般的穿越

  一座山——岷山,5000万年前在地球造山运动中隆起,千里穿越,雄视中国西部。
  一条江——岷江,从海拔5588米的岷山主峰雪宝顶南麓启程,穿越阿坝藏族羌族自治洲松潘、茂县、汶川,一路狂奔直向成都平原。


 
  一条路——213国道,与岷江如影随形,穿越千里岷山大峡谷,成为连接重庆、四川、甘肃、青海的交通大动脉。
  一个民族——羌族,从遥远的甲骨文上启程,穿越历史,与岷山、岷江、213国道构成了中国西部一道特殊的文明景观。
  茂县警方就是站在这样的“景观台”上,穿越自然,穿越历史,穿越烽火连天的岁月,金戈铁马亮剑,书写英雄史诗!


 一堂特殊的“地理课”
 
  有山、有水,还有世上独一无二的羌族风情,茂县绝对是理想的旅游目的地。去茂县之前,我在网上做了功课,还真是这样。那里有松坪沟小九寨沟叠溪海子,有海拔4800米的九顶山雪峰,有高山花海草甸,还有“羌管悠悠霜满地”的碉楼羌寨……所以一到茂县,我就用仰慕的神情向主人诉说。茂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罗江涛哈哈一笑,“你那是一种游客心理。其实,每个地方都有好东西,就像你们泸州用国家名酒泸州老窖和郞酒待客,我们也用这些风景风情待客。”
  不过,罗江涛接下来却给我上了一堂美丽的岷江峡谷风光背后的地理课——
  千里岷江山都在地震带上安家落户。从有文字记载开始,人们就把这一带的地震请进了史书,《旧唐书》就记载。“贞观十二年春正月壬寅,松崇二州地震,坏人庐舍,有压死者。”古松州包括现在的茂县。单是明代就记录了30次。1933年,松坪沟地震,叠溪古镇与合镇人全部坠入岷江。松坪沟风景区的海子,就是那次地震留下的堰塞湖。最近一次,就是著名的“5·12”汶川地震,茂县也是重灾区。至今,茂县还在为汶川地震买单——岷江峡谷的山体在那次地震中大多被震松,外表看上去植被很好,但“内体是虚的”,一遇大雨,就有山体垮塌,就有泥石流。



 
  岷江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就如同一匹桀骜不驯的烈马,一到雨季,就会携带两岸野山的泥石流呼啸奔突,一言不合就会抢上岸毁房断路没商量。
  如果说罗江涛的“地理课”显得有些抽象的话,那么,茂县山水实地给我上的课就非常“具体生动”。我是8月底进的茂县,迎头就吃了一闷棒。
  ——刚到汶川老虎嘴,就看到了一大堆泥石,面积超过一个足球场。公安局来接我的司机小刘介绍,去年泥石流冲跨了桥,今年岷江洪水又冲塌了路,抢了几天才通。
  ——进入茂县,瓢泼大雨,越野车的雨刮器被如柱的暴雨死死按在挡风玻璃上,根本使不上劲。
  ——到牟托镇时雨虽然小了点,但路边不时就有垮塌的泥石,而且我居然就看到了前面山上有飞石下来,司机小刘神情顿变,抓紧方向,一脚油门冲过,“这种地方一秒钟也停不得。”



  ——南新镇七星关棚洞前一天山体塌方,上千立方泥石冲下山,将几十米长的棚洞掩埋了一半,又从棚洞上冲下硬生生挤占了岷江半边河道,泥沙还从棚洞窗口进入抢占了洞内大半道路。我们进洞时,交警正实施临时交通管制单边放行,公路局几辆大型机具还在清理洞内泥沙。小刘说,如果没有这个棚洞,213国道至少得关闭三天以上。这种棚洞就是在容易出现地质灾害的路段用钢筋水泥修筑的“隧道”,茂县境内有五六个。
  ——车在七星关岷江边等候放行时,混浊的江水就在我脚下呼吼,“暴雨一来,垮塌的山岩和泥石流都冲入岷江,而且那江水三伏天也冰冷得像石头一样割人。”小刘这样一说,让我觉得眼前那一江奔腾咆哮的江水,就是两岸山岩托胎投生。
  
——两天后,我到了松坪沟,景区专门辟了一个地震乱石公园,那些房屋大的巨石裸露在苍天下,穿透87年岁月风尘,依然在向人们诉说岷江边那一场山陵崩、巨石殒、水流断的惊天动地……

“抗灾保畅”亮剑213国道

  授课继续——关键是岷江流域一到夏季就有暴雨,七八两个月简直是兵荒马乱,泥石流、道路塌方、洪水冲毁桥梁道路,地质灾害一个连一个,你想挡也挡不住。213国道摊上这样的“地理课”,简直没有一天省心的日子。关键是这条国道肩负重任,承载着无数人的希望,天天风风火火地奔驰着几大集团军。


 
  旅游方面军——想去九寨沟、黄龙赏识天下最美的水吗?想到红原与若尔盖草原骑马看九曲黄河第一湾吗?那你必须向312国道签到。
  跨省物流方面军——甘肃与青海要想从祖国边地进入到四川和重庆,或四川和重庆要进入甘肃与青海,也同样先要向213国道请安。
  本土大军——茂县深山高谷的羌族同胞更是深知,那满山遍野的樱桃、枇杷、青李、翠红李、茂汶苹果、红袍花椒要想到成都换成白花花的银子,也只有借重213国道。否则,就只有乖乖呆在岷江河谷中喝西北风。
  所以,你要说213国道是旅游大通道,是经济大通道,是文明大通道,甚至是茂县羌人的生命线都可以!
  所以,在茂县的213国道上你就可以看到这样一道特殊的文明景观,从早到晚,几十吨的大卡车、红的横的白的各色旅游车、大大小小的轿车越野车一辆连一辆,应和着岷山大峡谷的风声,应和着岷江的涛声,对歌而行。而茂县,则是213国道上最大的“服务区”——人、财、物聚散地。
  内地是“条条道路通罗马”,“水路不通走旱路”,而在茂县,213国道几乎是独门独路。路一断,你要另辟蹊径,就只有往北川方向347国道绕,但一绕就要多出上百公里,并且,那条道与213国道是同一个妈生的,动不动就是泥石流。除此之外别无他途。当年汶川地震,周边北川、黑水、松潘全部震断,茂县因此成为一座孤岛,几天不与外界通人烟。 


 
  天下的路都是人修来走人行车的。213国道一出事,就成了人的事。具体地说,就成了保障道路交通安全的警方的事,就成了茂县警方的天职!于是,“抗灾保畅”,就成为茂县警方重中之重的“课堂作业”——交警大队首当其冲,全付身心几乎都冲着这条路;213国道沿线派出所,工作重心就是协助交警“抗灾保畅”;局机关从局长、政委到民警,人无分老少男女,那双眼睛梦中也盯在这条路上。“我们手中的剑当然要打击违法犯罪,也要维护社会稳定,但主功方向是‘抗灾保畅’,到了茂县这个山头就得唱好这首歌。”罗江涛如是说。
  茂县警方必须这样亮剑出招!因为在这条路上,已经排查出来的山体垮塌与泥石流事故隐患点就多达1400多处——那是一柄寒光闪闪的达摩克斯利剑,高高悬挂在213国道上,也是他们头上。
  茂县应急管理局副局长余宗明在接受采访时说,每年茂县的道路交通地质灾害,没有两位数就下不来。别的地方应急管理重心是安全生产,我们这里必须是道路交通。而公安则是首发阵容,绝对主力!


 血肉之躯穿越在暴雨飞石中

  路在心上,心在路上——茂县警方仿佛就是为路而生,为213国道而生。
  七八两个月是他们的心结、情结,也是他们一年中必须用全力迈的一个坎。只要一下暴雨,就必然有泥石流或者是道路坍塌,非常灵验,是不需要证明的“绝对真理”——天边第一声雷响起,对他们来说就是战场上的炮声。
  “内地警察弟兄梦中出现的大多是刑事案件。我们茂县警方梦中的‘常客’,则是213国道泥石流、道路塌方、洪水冲毁桥梁道路。”采访中不下3人向我说了类似的话。



  县局搞宣传的王涛告诉我,每年6月以前,一到星期三就开始盼周末休息,到了七八两个月,不用盼,没有周末之说,深夜一听到雷声,人就本能地要从床上跳起来。基本上要到8月中下旬连续出现几个晴天,大家才可以说阿弥陀佛,放下那颗悬吊吊的心。今年天气特别怪,5月份雷雨就来抢班夺权,到了九月还硬赖着不走。就前几天,南新垮方,土门泥石流,通往黑水与北川路基坍塌,四处告急,简直没一天让人省心。


 
  不省心的事一来,公安交警与辖区派出所就得第一个上。首先,在积水严重路段、泥石流路段、飞石路段、路基坍塌路段采取临时性交通管制。其二,解救被困车辆人员,指挥疏导他们迅速脱离危险地段,转移到安全区域——县城专门设有大货车与旅游大巴车临时停放大型停车场。其三,开辟救援通道,保障抢险排堵车辆机具顺利进入。其四,协助现场排堵抢通,或者是抢修临时便道。其五、根据道路抢修与现场山体安全情况,分时分段单边放行……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少则一天,多则三五天。这期间,他们都是在山体垮塌与飞石威胁下“打拳”。吃住就近解决,能有一口热汤喝,那就叫舒服。而内地遇到大规模堵车几乎是看年看月才有一次,一般两三小时就搞定,并且与生命危险没一毛钱关系。省公安厅交警总队下派到茂县交警大队任代理教导员的张建军深有感触地说,成都街上的交警是比划手势指挥交通,茂县的弟兄们是用血肉之躯在暴雨飞石中玩命。


  临时交通管制下的交通疏导与分时分段放行,不能站着比手势,必须跑前跑后,一跑基本上就是一天。高原气候多变,前一秒,被暴雨洗澡,全身湿透;后一刻,烈日又将身上雨衣烤干,而里面的警服雨水未干又新添汗水;山体滑坡落石路段泥浆被晒干,车轮掀起的尘土遮天蔽日,大沿帽、手套、口罩全是尘土,鼻子眼睛睫毛面目全非。夜间,则是蚊虫“伺候”,没有一个人的皮肤能够全身而退。由于道路损坏车辆无法通行,他们还要经受特殊的“分时分段放行”——保护群众在涉危路段步行通过。有老人小孩行动不便,就背着抱着他们走。一个经常跑这条路的青海货车驾驶员说,我们经过危险路段时,也就是一脚油门的事,只要看到他们在,心里就踏实。人心肉长,要是我的亲人也像他们这样一天到晚与危险打交道,我是睡觉也不踏实。
  采访时,交警大队长冯志彦有些无奈地说,“茂县交警不好当。”213国道一出事,不只是过往游客与大货车司机们盯着,上到书记县长,下到山上老百姓都在盯着,大家都要进来出呀!一般民警不用细说,就说大队几个领导,如果不把双脚跑酸、跑痛、跑僵,不把喉咙喊疼,嗓子喊哑,不把脸晒脱皮,就下不了战场。



  南新交警中队长吴和云说,辛苦、劳累、危险都是必须的。每有大灾,从罗副县长到大队领导都在现场扛飞石,弟兄们岂能不用命!
  说起213国道的抢险保畅,公路局杨冀茂局长说,我们与公安就是一对难兄难弟。我经常同他们开玩笑,不想见到他们,一见面到就是给我们找事做。因为经常在暴雨垮方现场一起玩命,自然成了哥们弟兄。说起公安弟兄,他如数家珍,从交警的大队领导到中队长,到沿线几个派出所所长与民警,他一口气就背出10多个人的名字,说他们都过得硬。仿佛这些人就是与他一起下过乡,一起扛过枪,一口锅里添饭吃的过命兄弟。应急管理局余宗明说,交警弟兄没一个软蛋,事情一来就往上冲,指东打东,指西打西。两人都反复说,茂县公安太不容易了,风险高,警力少,待遇低,还要用命拼。还开玩笑说,公安的女民警都娇养在办公室,213国道沿线交警中队与派出所都没有女民警,因为那不是女人干的活。
  不过,茂县警方也有成就感。每当经过日以继夜奋不顾身的辛劳,道路交通恢复正常,看到那些旅游大巴、自驾游小车、大货车按着喇叭扬眉吐气奔驰在213国道上,他们心里就有一种“五星红旗,我为你骄傲,我为你自豪”的满足。交警队的羌族小伙子吴泽龙一脸天真地说,“那喇叭声比王菲,比刘欢的歌声还好听。”


 三大战役剑啸长空

  采访中我有一个很深的感受——每年七八两个月是茂县一年中的高考,过关了,金榜题名,“一人参军,全家光荣”;过不了,名落孙山,为他人耻笑。
  王涛认同我的说法,并且补充,2020年虽然是多事之秋,但与前三年遇到的大事比起来,只算是小考——王涛的话我也认同,并把他说的近三年茂县警方经历的大考概括为“三大战役”。



 
  第一大战役——“6·24”!
    2017年6月24日5时45分,茂县叠溪镇新磨村突发山体高位垮塌——几乎是一座山垮了下来。天崩地裂,顷刻之间垮塌方量达1800余万方,76户286人受灾,其中73人失联,10人遇难,河道堵塞2公里,整整一个风光秀丽的羌寨就在人间消逝。
    6时02分,叠溪派出所副所长钟灶辉接到指令出警, 6时13分他赶到现场时,山体还在不断垮塌、石头滚落发出夺命之声。职业敏感让他第一时间设置警戒,不让闻讯而至的群众靠近。自己却单枪匹马冲进现场,实时实地向县局报告受灾情况,请求大部队与大型挖掘机械支援,并联系附近派出所、交警中队第一时间赶来救援。与此同时,他又冒着山体不断垮塌,碎石从身边不断擦身而过的危险,深入垮塌中心龙潭虎穴,竭尽全力呼喊,寻找生命迹像。



 
    7时许,邻近较场中队、石大关派出所民警赶到。
    赓即,交警大队到位。
    7时10分,罗江涛带领大部队进入战区——他与政委张志艳分别任总指挥与副总指挥,一线指挥作战,同时协调县上相关部门及邻近警方救援;副局长黄文全带领50人与专业救援力量联手,开展抢险救援和生命迹象搜寻工作;时任副局长张波带领30人,对灾区中心进行警戒隔离,维护救援秩序;交警大队对现场及周边道路交通秩序进行及时疏导和维护,确保灾区生命救援通道畅通。 
  与此同时,全局请假外出人员和参加培训人员全数归队,十万火急奔赴灾区……



  第二大战役——“8·16”!
  2018年8月16日,又是叠溪,洪水冲塌道路,泥石流冲垮桥梁。213国道又成了一个巨大的城露天停车场,数千辆车被拦下,成了山上飞石的靶子。电闪雷鸣,乱石腾飞中,交警大队与邻近几个派出所好男儿第一时间冲上战场。十万火急将危险中的车辆疏散到安全区域,又设置警戒,配合公路局抢险疏通道路。两天两夜,他们吃住都在现场。期间,至少有5个弟兄与死神擦肩而过——山上滚落的巨石就从他们身边飞过。交警大队副大队长余和敬回忆这一段经历时,脸上甚至还有一种后怕。他说,弟兄们都是血性汉子,别看平时也会说几句闲话发牢骚。但一到危险关头,没一个喊黄,都敢拿命来拼。可能那就是深入到弟兄们血液中的职业本能吧,当时一心想的就是争分夺秒把人员车辆转移到安全地带。至于自己的安全,根本没功夫考虑。仿佛只有别人才不安全,自己则有天神佑护,是金钢不坏之身。余和敬是羌族汉子,他居然打趣地说,“我们羌族老人们常说,山上的飞石不打好人。”不过,他又补充,第一次出事是自然灾害,但如果出现第二次车辆损毁与人员伤亡,那就是我们的责任。



 
  第三大战役——“8·20”!
  2019年8月20日凌晨,暴雨成灾,汶川境内国高速路被冲断,213国道多处塌方,上千车辆、上万旅客被堵在茂县境内。前方通报,抢通道路至少得三天时间。此时,进出阿坝州的通道,就只有通过国道347线经茂县绕道北川。张建军临危受命,与两个弟兄登车就往北川探路,协调北川警方实话交通管控,疏导交通。张建军回忆,当时暴雨瓢倒,越野车根本没功夫理会一路上的垮塌飞石,就只是往前冲,途中居然就听到车顶“轰”地响了一声。到了北川后,情况还好,虽然茂县与北川两边都有多处塌方,但短时间内可以疏通单边放行。只是看着他们车顶杯子大一打凹的地方,前来迎接的北川弟兄吓了一大跳,“你们在玩命呀!” 形容他们是冒着枪林弹雨杀出重围找援军。



 
  张建军今年53岁,是交警总队政治处副处长,穿白衬衫的三级警监,响应公安部与省公安厅号召“上山下乡”。弟兄们笑他是以“上校”衔干上尉的活,而且还是代理。他哈哈一笑,“到哪个山头唱哪首歌。”还把因病提前退休的爱人也搬到茂县“唱歌”——为他煮饭。 
  三大战役剑啸长空,他们在千里岷山千里岷江铸造了一个书写着尊严与崇高的“光荣榜”——213国道成为过往车辆与游客的平安吉祥路,没有发生人为造成的二次灾难。人员伤亡零,车辆毁损零;人员车辆滞留期间,治安案件零,刑事案件零。茂县公安局先后被省委、省政府授予“四川省6.24茂县特大山体滑坡灾害抢险救灾先进集体”“四川省道路交通安全综合治理工作先进集体”,省公安厅荣记集体二等功1次,5人获得公安部与省公安厅表彰,7人荣立二等功,38人荣立个人三等功,23人受到嘉奖。 
 
 甲胄武士张弓举剑
 
    茂县前身叫“羌族自治县”, 当下是中国仅有的四个羌族聚居县之一,80%是羌族原著民。
生活应该有仪式感,每一个古老的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仪式。在茂县我就有幸看到了羌族举办的古老开城仪式——羌族这个“云朵上生存”的民族没有文字,所以他们就通过这样的仪式,在“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与“投足以歌八阙”中,“书写”自己民族的经典,复活先人的英雄史诗,召唤尘世中子孙的灵魂……



 
  开城仪式上最抢眼的是那些身披甲胄的武士,他们在炮声与鼓乐中张弓举剑,庄严地向天地宣示——既然选择了岷江河谷作为自己栖居的家园,他们就要像岷江一样,在天地之间彰显自己的存在,让精神飞翔在阳光下,飞翔在蓝天白云上,飞向诗和远方!
  茂县警方有80%也是羌族子弟。在采访中,无论是驾驶员、还是交警、派出所民警,一问出身,大多是羌族。看了羌族的开城仪式后我有一个奇特感受,恍然觉得那些民警就是羌族甲胄武士转世投胎,换上警服前来守护这块土地,守护这条路,为羌族的荣誉,为岷山的尊严而张弓举剑。
  王涛是县局安排陪同我采访的羌族小伙子。我到县局那天是星期天中午,小伙子刚从土门塌方现场赶过来,脚上的陆战靴、身上的作训服从上到下都是泥浆,身后的警车车窗以下几乎看不见白色。他先向罗江涛报告,“我们是早上7点接报后赶过去的,三辆车困在垮塌的泥石中,20多人已经安全转移。交警中队正协助公路局开展道路疏通。”



 
  王涛对213国道有深厚的感情。他回忆说,小时候这条路是泥石路,车少人少,过年时,在城里工作的父母带他回老家,到了山下了,先得让马帮来驭东西,人跟在后面上山,一走得一天。有了213国道,茂县山水也跟着发达。靠山吃山,茂县山上5月樱桃9月苹果,“云朵上”的人家几万元是小打小闹,上20万元才叫小康,更有豪横的上百万。百姓富治安好,没人会为几百块上千块钱犯事,散放在高山上的牛羊,也不担心有人偷。但这些都托213国道的福——茂县经济、旅游、文化的发展,都拴在213国道上。小伙子居然还当过三年半扶贫第一书记。一村民心脏动手术无力承担费用,他网上发起求助,还帮着网上卖蜂蜜筹钱。离开山村时,许多村民一直把他送到213国道上。   
  吴和云曾获“四川省优秀民警”殊荣。他的防区不仅要参加夏天的“高考”,还要参加元旦春节期间“春运”——这里有一个高山滑雪场“九顶山太子岭滑雪场”。高峰年头要接待上十万游客,滑雪的车辆从213国道一直排了20多公里到山顶,得用对讲机呼喊指挥,山上下来一辆,山下才能放一辆上山。正是冰雪季节,那滑雪场海拔又高达近3000米,路上几乎天天有暗冰,车辆抛锚就成了常事。天天从早到晚打组合拳——刺骨的风雪中指挥交通,伏在雪地上帮助抛锚车辆换胎或者是上链条,清除道路暗冰,傍晚要将下山的最后一个游客送走才收队。一天下来人累得像条狗……吴和云在说自己的这些“张弓举剑”时,脸上除了有一种“大无畏英雄气慨”,更多的是为滑雪场的人气而骄傲。当然,他特别得意的是,被他和派出所民警救助的几个游客美女主动加了他们微信。



  而且还有子承父业——
  余和敬的父亲就是茂县城市所在地凤仪派出所所长退休。采访中,他向我说了一段让人感慨的话,213国道交到我们手里,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这个民族的骄傲和光荣。我们不能让因自己的失误让这条路蒙羞。
  叠溪交警中队长陈磊是杨冀茂局长如数家珍时第一个背出的名字,他父亲就是一位牺牲在派出所岗位上的烈士。弟兄们说他身上有英雄父亲的风采,人称213国道上的拼命三郞,“6·24” 与“8·16”两大战役他都赶上了,几乎是几天几夜没合眼。但在我的感觉中,这个硬汉胸中却有一汪似水柔情。他多次在风雪中救助过过往游客与大货车司机。我在他手机中就看到一个甘肃司机给他的留言——“向四川交警致敬,向羌族人民致敬”。在这个留言背后有一个故事,甘肃司机在路上停车时,车辆失控撞了一个民房,房主开口要5万,司机向房主下跪求宽大,房主一口咬定不拿钱就不能走人走车。陈磊接报后实地实事求是处理,赔偿1万5,并为一时拿不现钱的司机担保,先放行送货。还有一次是湖南一老人旅游时,一时冲动在叠溪买了近万元旅游商品。回去后后悔,专程返回要求退货。陈磊协同派出所民警一起做店主工作,最终老人退货成功,买了1000多元的特色产品,皆大喜欢。“茂县是旅游大通道,也是旅游胜地,万不能让游客说我们羌族闲话。”陈磊如是说。



  还有不穿警服的羌族后代,我也把他们看作是甲胄武士转世投胎。
  ——南新镇的九顶山太子岭山村中,有一个20多岁的羌族小伙子邱亚,在太子岭高山滑雪场中当教练,月收入好几大千。高峰时上万。山上几个羌族村寨,也依托这个滑雪场做起了旅游,过上了好日子。他的体会很深。没有213国道,就没有这个滑雪场。这小伙子还有一个身分——汶川地震中驾机多次飞入灾区的英雄邱光华的远房侄儿。小伙子那身板看上去还真有几分英雄相。在他心目中,来到山里的游客都是尊敬的客人。帮助有难的客人就是自己分内的事。他曾多次为滑雪的游客找回丟失的东西,最多一次价值高达数万元。2019年,他还主动带路同派出所与县局快速反应中队几名民警一起,到九顶山山峰下搜寻一天一夜,成功解救了一位徒步登山迷路7天的驴友——人找到时,已经是蓬首垢面,浑身跌伤,命悬一线野人一个。南新派出所民警敬佩说,有几次邱亚在雨季碰上道路险情,二话不说,就投身抢险,简直就是一个不要工资的“辅警”。



  ——罗江涛是藏族人。说到羌族同胞时,他脸上就充满了敬佩之情。他讲到一件事,“6·24”那天清晨,他接到报告就火速带领队伍奔赴现场。第一时间处置完现场,已经是上午九过。他和弟兄们都还水米未进。后勤上说,因为事了仓猝,道路又堵断,估计要11点才能将盒饭送到现场。就在此时,弟兄发出了欢呼声,原来是“回归饭店”羌族女老板刘陈军带人送来了几筐热气腾腾的大馒头——罗江涛说,那馒头是他此生中吃过的最香的。也是这个女老板,在“5·12”汶川地震中,架起大锅大灶,免费向受困孤岛的游客提供饭菜。这个女老板是茂县人大代表,这样的人当然能代表人民,代表羌族这个民族急人所难的慈善美德,代表这个民族在天地间演唱的古老歌谣。


 
  ——余和敬感慨地对我说,岷江两岸的父老乡亲纯朴善良。“8·20”路断时,沿途都有老百姓向司机游客送热水、玉米、土豆、馒头、水果……
  采访中的这些见闻,让我时时心头一热。有比较就有伤害,在内地常常会看到这样让人难堪的场面,道路上一旦发生大规模堵车,几乎就成了一些当地人发财致富的机会——矿泉水10元,方便面20元,鸡蛋5元,爱要不要。  
  哦,路与人就是这样路血肉相连,相依为命。213国道将现代文明输入岷江河谷,也把这个民族带向新的天地——他们的子弟通过这条路走向外面精彩的世界,山里的物产通过这条路换来全家的幸福。呵护这条路,就是呵护希望;守护这条路,就是守护自己民族的尊严。
 尾声——十月,茂县等你
 
  离开茂县那天清晨,清新的阳光如同溪水中刚提出来一样,飘荡在山峰上、岷江上、羌寨碉楼上、213国道上——哦,已经是连续几个好太阳,蓝蓝的天上白云飘,仿佛是欣喜地昭告,茂县警方已经成功穿越2020年七八月的电闪雷鸣,烽火连天!
  王涛与吴泽龙来送行,邀我十月到松坪沟看红叶。车到南新时,吴和云与邱亚正好站在路边。他们轻松愉快地告诉我,七星关棚洞已经疏通,双向通行。也同样热情相邀十月看红叶,还加上冬天到九顶山太子岭滑雪——邱亚说,我亲自教你滑雪。
  我很感动——除了感动于他们纯朴友善与热情好客,更感动于他们大战之后脸上喜悦的“画风”。那是一种有如呕心沥血写完一部长篇小说之后的轻松愉悦。



 
  我把目光投向他们热情洋溢推荐的茂县金秋十月,眼前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松坪沟几山赤橙黄绿青蓝紫,彩练一样倒映在透明的海子中,云朵上的羌寨碉楼,羌笛柔和了一山的月光,清澈的岷江素湍绿荡,在阳光下翻卷洁白的浪花……她们应和着213国道南来北往的喇叭声,应和着茂县警方的忠诚奉献,应和着羌族子弟的热血真情,如同羌族歌手演唱的多声部歌曲,穿越岷江峡谷,穿越时空,响彻天地……
  这样的声音比王菲的歌声还好听!
  有机会,应该到213国道上去听听!


    作者介绍:陈大刚,古蔺火星山下落鸿河边人。遣词造句三十来年,得各类报刊杂志发文百余篇,并出《站立天地间》《对自己好点》《笔走大中国》《笔走五大洲》四书。其中旅游文化散文集《笔走大中国》与《笔走五大洲》两书,从历史、地理、文化多个角度切入中国与世界著名“自然景点”和“文明景点”,倾注了一生积淀与满腔心血,充满了磅礴喷发激情、纵横捭阖视野、深遂广博思考,以一唱三叹笔调与绚丽多姿文字绘制了独具个性的“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唱响了一曲深沉而浪漫的人类赞歌……
 

返回健康在线首页>>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