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百草园地 > > 正文

红军长坝槽击落敌机 红色茅溪演绎军民鱼水情

2019-07-02 17:52 | 来源:西部旅游网www.xbly168.com


油画   (作者 黄同江)

     茅溪这片土地,不仅拥有多代人传承至今的酱酒酿造技艺,也是一片红色土地,当年中国工农红军“四渡赤水”从这里经过,就演绎了许多悲苍而传奇的故事,时至今日,红军精神还在这里延续和传承。
     1935年3月18日,红军三渡赤水后,中央红军正在今茅台镇袁木岩村与四川古蔺茅溪镇(原水口镇)九坝村交界的陈胡屯树林里隐蔽休整。国民党敌机前来轰炸,在中央军委警卫营机枪连连长叶荫庭的带领下,红军在茅溪镇长坝槽击落国民党飞机一架。这是红军长征中击落的六架敌机之一,        
      在“四渡赤水”战役最关键的“三渡”期间,打下敌军飞机,极大地鼓舞了红军战士的斗志,迅速“四渡”,抢渡乌江,直逼贵阳,佯攻昆明,巧渡金沙江,跳出了国民党的包围圈,取得了“四渡赤水”战役的决定性胜利。



赤水河

 
      当年的3月15日,中央红军为了实现战斗转移,控制赤水河上游地域,主动进攻鲁班场。先期到达鲁班场的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部队占据有力地形,构筑军事设施,修建了上百个堡垒,以逸待劳。3月15日8时,战斗打响。“敌我双方,往复进退,白刃格斗,血流漂杵,一些地方齐人深的荆棘茅草践踏为平地。由于敌兵力集中,工坚地利,并不时派预备队反击,红军虽多次深入敌方阵地,终无大进展。” 敌我双方激战至黄昏,国民    党援军吴奇伟先头部队已进至枫香,红军面临夹击,决定撤出战斗,向仁怀以北的茅台地区转移。
      3月16日18时,军委发布《三渡赤水河的行动部署》,“我野战军决于今16晚和明17日12时以前,由茅台附近全部渡过赤水河西岸,寻求新的机动。
      这一部署,严密规定了过河的时间、过河后的行走路线、隐蔽休息地点、警戒方向等。可以说是一份非常细致周密的行动部署。于是,红军队伍浩浩荡荡、从从容容地第三次渡过赤水河,进入川南古蔺县境内。
       红军高调三渡赤水后,整体在茅溪(水口)、丹桂、石宝等地赤水河边树林下隐蔽待命。军委两次命令红一军团派一个团继续西进,佯攻镇龙     山和古蔺城,给国民党造成红军要继续北进过长征的假象,迷惑敌人。



毛主席当年指挥救火的旧址

 
       敌机天天侦查、轰炸。伍云甫《红军长征日记》写道:“3月17日,原地休息。是日敌机掷弹,烧洋油、滑油数担,电话队死一人,伤四人,一分队伤一人,三科运输员伤三人。”萧锋的《长征日记》也写道:“3月17日:军团决定再整理休息几天,安置伤员、擦拭武器,扩红、打土豪,筹粮款,做点衣服。敌机不断来侦查,扫射,轰炸,七连二人受伤,二排长崔米成同志牺牲,连队开追悼会,大家向烈士默哀致敬。”3月18日,中央纵队正在陈胡屯休息,3架敌机低空侦查,在陈胡屯垴垴丢下数枚炸弹,火光冲天,将一大片山坡点燃,至今当地人们称这里为“火焰山”。此次战斗,由于敌众我寡,力量悬殊,牺牲红军战士90多人,烧死驮马6匹,烧坏部分苏维埃币及其他军用物资。茅台酒酿酒技师、家住附近的村民郑永清的茅草房被点燃。据陈胡屯红军坟碑文记载,“毛泽东主席亲自指挥红军战士一道扑火。大火过后,灾民千恩万谢。”当地九坝村党支部书记肖勇并向作者介绍了流传至今郑家房屋被烧毁的情况。
      之后,3架敌机再次前来轰炸,战士们个个咬牙切齿,义愤填膺,纷纷向担任机枪连连长的叶荫庭请战。然而,打不打飞机,事关中央纵队目标暴露与否。按规定,必须要有总参谋部的命令。
      这时,警卫营营长杨梅生风风火火地赶到机枪连,向叶荫庭传达了总参谋部命令:“迅速占领阵地,痛击敌机,掩护中央纵队安全前进。
      “是!”得到总参谋部命令的叶荫庭,迅速指挥机枪连,在长坝槽山上架起经他改装的四挺机枪。他观察一下敌机盘旋的航线,指着附近最高的一棵树,命令道:“以这棵树为火力中心,一排的两挺高射机枪,东西隔25米,二排的两挺高射机枪,南北相隔10米,马上做好战斗准备!”
       四名射手都是班、排干部。为了更有效地发挥火力,叶荫庭亲自操起其中的一挺高射机枪。通过“偏偏簧”,看到敌机已进入我预定目标。这时观测员举着测远器喊道:“敌机高度180米,速度70米/秒。”“打!”叶荫庭“打”字一出口,就扣动了扳机。“哗——”一道火网喷薄而出,4挺高射机枪共射出机枪弹85发。(见《叶荫庭》简介)刹那间,天空爆发一声刺耳的怪叫,叶荫庭定神一看,好家伙,一架敌机冒着浓烟,翻滚着向庙山(今庙林)方向悲鸣而去。另两架敌机见势不妙,夹起尾巴,哀鸣着逃走了。



位于茅溪镇九坝村陈胡屯垴垴的红军坟

 
     空袭结束后,当地村民把牺牲的红军战士集中掩埋陈胡屯垴垴(今茅溪镇九坝村)的一个天然的土坑里,村民们从此把这里叫做“万人坑”。每年清明,周围村民自发前来缅怀红军战士。
      打下敌机,大大鼓舞了红军士气,红军战士拍手称快,充满了必胜的信心和决心。红军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代表党中央亲临部队慰问。他说:“你们打得好,打掉了敌机的威风。现在,不再是我们怕敌机,而是敌机怕我们了!你们开创了红军击落敌机的先例,要好好总结经验,向其他部队推广。”(泸州市党史资料)
     1935年4月5日,《红星报》第十三期第二版的文章,配以击落飞机的漫画,形象地再现了当时红军打下敌机后的兴奋心情。文章写道:“捷报,本月18日,蒋敌黑色大飞机一架低空飞至长坝槽,被我警卫营防空排射弹八十五发,击落在茅台附近。”
     这是红军长征中第3次击落敌机。红军长征期间,国民党军共投入200多架次飞机参加战斗。从红六军团西征为中央红军探路拉开长征序幕到长征结束,敌机一路咬着不放。尽管红军没有专门的防空武器,但依靠简陋的步枪、机枪等轻武器,依然在战斗中击落了6架飞机,痛击国民党嚣张气焰,在危急关头扭转局势,拯救了红军。



当年红军所走过的古盐道

 
     蒋介石命令各路围剿军向川南、滇西北集中,缩小包围,这正是毛泽东所期盼的。见全军佯动已然奏效,毛泽东命令在赤水河附近隐蔽休息的主力:“秘密、迅速、坚决出敌不备折而向东”,在三渡赤水4天后,于3 月 21 日至 22 日,中国工农红军经由二郎滩、 九溪口、太平渡等地第四次渡过赤水河,强渡乌江,直指贵阳,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继续长征,北上抗日。
    红军大部队北上以后,当地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掩埋红军尸骨,并将个别重伤员收留。福建籍老红军钟明初就被该镇九岭村(原望江)四组刘凯凡家收留,多年来,刘家将他视作亲人,同吃同住,解放后,老人以理发为业,老人年迈后,被当地政府列入“五保”给予赡养直到去世。2018年清明节期间,当地九坝村民在陈胡屯脑脑红军战斗遗址发现一个干岩洞有红军遗骨,村民郑国勇毅然将为老母亲所选阴宅捐献出来,用以安葬红军遗骨。据九坝村支书肖勇介绍,当年红军所走过的石板驿道,每年都有老百姓前往打理修复。
    战争的硝烟早已远去,红军在这片土地上所演绎的军民鱼水故事,却还在乡间广为流传,并将永远激励着广大干部群众在新时代的感召下,牢记使命,砥砺前行。(王海清 初  旭 撰稿)

相关链接

四渡赤水: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央红军长征中,在贵州、四川、云南3省交界的赤水河流域同国民党军进行的运动战战役。

       四渡赤水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进行的一次决定性运动战战役。在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朱德等指挥下,中央红军采取高度机动的运动战方针,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境广大地区,积极寻找战机,有效地调动和歼灭敌人,彻底粉碎了蒋介石等反动派企图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狂妄计划,红军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毛泽东指挥中央红军三个月的时间六次穿越三条河流,转战川贵滇三省,巧妙地穿插于国民党军重兵集团围剿之间,不断创造战机,在运动中大量歼灭敌人,牢牢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取得了红军长征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战例。

返回健康在线首页>>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